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设计 > 业内动态 > 正文
原研哉解密“设计中的设计”
2013-10-16 15:45:12    点击:
  近日,由喜玛拉雅美术馆主办、策展人朱锷花费3年时间策划的“设计的设计——原研哉中国展·上海”于上海证大当代艺术空间内呈现。展览分为设计的诸相、无印良品的艺术指导、展览的展览3大组成部分。现场展示实物展品59组、平面展品51组、影像作品3组,共113组件设计作品。通过展览,或许可以对原研哉有一个重新的认知,同时了解设计到底是什么,无印良品究竟要传达一种什么理念。本次展览将持续至4月10日,参观者可以在看展的过程中体会原研哉一直以来所希望传达的信息:设计既要有设计性,又要同时具有生产力。

  

“TOKYO FIBER 2009 SENSEWA

 

  “TOKYO FIBER 2009 SENSEWA

  Part1:设计到底是什么

  设计到底是什么?这是我对自身职能的基本疑问。科技、经济快步向前,人们却来不及形成新的审美意识。我们的审美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?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。时代向前发展,并不一定就代表文明的进步。也许未来就在前面,但当我们转身,一样会看见悠久的历史为我们积累了雄厚的资源。只有能够在两者之间从容穿行,才能够真正具有创造力。所谓设计,就是通过创造与交流来认识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。好的认识和发现,会让我们感到喜悦和骄傲。

  (节选于原研哉《设计中的设计》一书)

  Part2:什么是再设计

  “再设计”是“展览的展览”中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是原研哉邀请了32名来自日本各个领域的设计者,针对日常用品量身订制了32个“再设计”的命题,目的是通过每位优秀设计师全新的设计概念,和原本的设计参照比较,在差异中发现设计的意义。

  ◆卷筒纸再设计

  以“纸管”建筑闻名世界的建筑家坂茂,他的主题是“卷筒纸”。坂茂的卷筒纸采用方形的内芯,取代了人们长久以来普遍使用的圆形内芯。他认为圆形的卷筒纸在拉扯时会造成巨大的浪费,而方形的卷筒会产生阻力,以达到节约能源的作用。另外,方形的卷筒纸在排列时更节省空间,有利于人们的搬运和收藏,但是方形卷筒纸最大的缺点是,它的生产成本大大超出了原本的圆形。由此可见,小小的卷筒纸背后也隐藏着巨大的思考价值。

  ◆出入境章再设计

  另一参展设计师是资深广告导演佐藤雅彦,他的主题是“出入境章”。人们在签证时过安检敲章的过程总是显得格外生硬,就像被检验的牲口按下了合格的烙印。佐藤雅彦的出境章上是向左飞的飞机,入境章是向右飞的飞机,这样的设计不但一目了然而且显得非常人性化。原研哉称这个设计为“感动的萌芽”,相信好的设计会带给人们巨大的惊喜。

  Part3:看展览中的展览

  “展览的展览”是本次展览的主题之一,集结了原研哉历年策展的7个展览的精华,是原研哉作为策展人,结合科研所、设计师、建筑师等众多的才能与技术,对于设计的重新理解和定义。

  如原研哉在2009年策划的“TOKYO FIBER’09 SENSEWARE”展,把融合超越天然纤维、创造新“环境皮膜”的智慧纤维和日本精致造物技术形象地展现在人们面前,吸引了包括建筑、设计、汽车、家电厂商、媒体等各个领域的关注。“SENSEWARE”是一种能够激发人类创造灵感的素材,就像石器时代中,石头能够唤醒人们的创造灵感,纸张与印刷的结合中,能够传递出渊博的知识与力量。那么不断进化的人工纤维技术,能够激发人类怎样的创造灵感?像细胞一样细微,像金属一样具备导电性,跨越自然与人工的界限,像空气一样轻柔……

  Part4:你了解无印良品吗

  “无印良品”的理想,是它生产出来的商品一旦被消费者接触到,就能触发出一种新的生活意识,这种生活意识最终启发人们去追求更为完美的生活样式。

  ——原研哉

  “无印良品”是将过剩的设计加以彻底省略的经典。20多年的历史中,它已发展成一种新的视觉景观。极简恰恰是为了追求永恒的经典,2003年,一组以“地平线”为概念的广告充分地表明了这一点。从地平线出发,可以看到天地间所有的景象。白色大地之上的蓝色天空是“无印良品”的首发广告,空无一物的广告形象传达着“虚无”这一核心概念;紧接着出现了一丝黎明的曙光,绿色的生机和含苞待放的景象预示着企业的萌发;白色的巨大盐湖象征着企业的沉淀和蓄力;慢慢地,山坡隆起、树木成长,企业开始成长壮大;随后的画面出现了岩石的分层,多层次代表着企业的内部整合;待调整完毕,农田果园、袅袅炊烟,家的形象和无印良品的产品便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大众的视野。

  有很多人对“无印良品”抱有潜在的好感,而那个好感的理由也各自不同。有些人觉得它造型简练,也有人对便宜的价格感到满意,更多的人是说不出所以然,而只是爱用“无印良品”,一个以“虚无”为核心概念的广告,带给受众填充无数的想象空间,寄托着各种期待的美好。

  无印良品的广告上没有任何的广告语。无印良品的字标同时兼任了广告语和商标的功能。这4个字,经过时间的淘洗,讲述了一个个人们与之向往的生活故事。

  Part5:原研哉在关注什么

  策展人朱锷对原研哉的描述:原研哉在大学时期,读得最多的不是设计的书,朋友里最多的也不是设计师,其实大多是建筑师和作家。究其原因,建筑师需要的是立体思维,他喜欢在这种思维模式下聊天;而作家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语言的转换。因为我们平时说话是一种语言方式,但要把这种语言方式转化为文字记录下来,就必须要经过一个转换的过程,这种转换的过程就需要思维去做一个详尽的整理,这能体现理解能力的深度和缜密程度。设计就像写作一样,考验这个思维体系是否能够首尾相连,阐述的内容如果不能首尾相连,那么设计出来的东西也一定会产生问题。

  这样的思维方式一直贯穿到原研哉的生活当中,写文章对他来说不是爬格子,而是每天对自己一个整理的过程,他每天都习惯于写满3000字的稿纸,日记也好,随笔也好,慢慢积淀下来许多东西。

  在日常生活中,他是个爱随意乱逛乱看的人,在行走的过程中,他会随手捡起一个东西,然后触摸它,并且以自己作为一个东方人的尺度标准,下意识的去衡量和判断它的尺度。 (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黄玥霖女士对本专题采写亦有贡献)